每年的11月25日“國際反對婦女暴力日”至12月10日“國際人權日”,是全球制止針對婦女暴力的“十六日運動”。
  但很少有人註意到,在長年的反家庭暴力活動中,一個龐大的群體長期偏向沉寂——中國男性。反家暴工作也主要集中在受害女性身上。
  那麼,施暴的丈夫、父親們呢?
  在今年的“十六日運動”中,一個完全由男性組成的“白絲帶志願者網絡”走入大眾視野。它是我國首個完全由男性志願者組成的反性別暴力公益組織,也是唯一一個。
  “要改變現狀,迫切需要倡導全社會,包括男性共同努力。男性不應該、也不能夠在推進反對性別暴力的運動中缺席。”該公益組織的發起人、北京林業大學性與性別研究所所長方剛說。
  “社會發展的癌細胞”
  對於方剛來說,每年的“十六日運動”還有個特殊的名字——“白絲帶日”。
  1989年12月6日,加拿大一所大學的14名女大學生被一名年輕男子槍殺,兩年後的1991年,以邁克·科夫曼博士為首的一群加拿大男性,認為男性不應該再對男人加諸女人的暴力保持沉默,希望社會能夠從這個悲劇中學習反省,於是發起“白絲帶運動”,以集結更多男性參與保護婦女。
  如今,白絲帶運動已成為一項全球性運動,自1991年至今,已有22個年頭。22年來,來自130多個國家的1700多名組織者參加了白絲帶運動。
  方剛說:“16天期間,世界各國的上百萬男性會佩帶白絲帶,以宣示男人反對以暴力加害女人的決心。但在國內,我們做得還很不夠。”
  “11年來,儘管我國不斷加強對性別暴力的干預,但從趨勢上看,我國的性別暴力現象依然嚴峻。”中華女子學院法律系副教授張榮麗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。
  2002年的一部電視劇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》,讓家庭暴力問題走入大眾視野。11月26日,全國婦聯書記處書記譚琳披露,調查顯示,我國有24.7%的女性在婚姻生活中曾遭受過配偶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。
  “家暴是社會發展的癌細胞,對社會的全面發展造成了嚴重阻礙。”譚琳說。
  全國婦聯繫統每年接到的家暴投訴在5萬件左右,包括侮辱謾罵、毆打、限制人身自由、經濟控制、強迫性生活。
  中國法學會“反對家庭暴力網絡”在浙江、甘肅、湖南等省份進行的一項抽樣調查顯示,家庭暴力在普通人群中的發生率約為34.7%。多名學者均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,從數量上看,我國性別暴力問題近年來並無顯著改善或惡化。
  在學者們看來,家庭暴力的發生,最根本的原因是不平等的社會性別體制。
  “從傳統來看,我國封建傳統漫長,受父權夫權思想的影響,對婦女歧視的現象比較普遍。至今,對女性的歧視和不公正待遇,還在社會的方方面面體現著。比如在很多地方偏好生男孩,導致了性別失衡現象。”張榮麗說。
  在張榮麗看來,社會競爭激烈是家庭暴力的現代特有原因。
  “尤其是在廣大的農村地區,很多家庭的養家任務還是更多依靠男性完成,男性在社會壓力增加的情況下,就可能將對女性施暴當作一種‘緩解壓力’的錯誤方式。”
  據方剛介紹,目前,世界範圍內的男性施暴占到所有施暴的90%左右,而目前主要的防止暴力手段,針對的主體卻是受害女性。
  “作為施暴方的丈夫、父親,卻往往無人關註,家暴的潛在土壤沒有消除。”方剛說。
  在輕度暴力發生後,社區民警、街道居委會、鄰裡、婦聯往往採取的是勸解的方法,難以採取強制措施。中國人還有“寧拆十座廟,不拆一門婚”的傳統觀念,這就導致家暴行為可能逐漸積累升級,甚至導致殺妻、殺夫的極端後果。
  在張榮麗看來,這正是這些年來反家暴工作不斷進行、而家庭暴力發生率卻沒有明顯降低的癥結所在。
  針對這種不對稱,方剛發起了完全由男性擔任志願者的“中國白絲帶志願者網絡”。其白絲帶公益熱線“4000110391”在過去一年中,為性別暴力的相關當事人免費咨詢,並面對面輔導施暴者。
  “當男性起來表態,首先自己不施暴,並且不對別人的暴力保持沉默,這會起到號召作用、榜樣作用。”方剛說,“一個社會理想的實現,不應只有單一的性別去努力。如果只有女人努力,而男人袖手旁觀,甚至反對,那麼,性別暴力就不可能消除。”
  從“清官難斷家務事”到“拒絕中立”
  2010年,一個新的公益熱線開通了。它的號碼是“4000110391”,專為性別暴力的相關當事人提供免費咨詢。方剛還在網絡上發佈倡議書,號召中國男性承諾消除暴力,加入“白絲帶”志願者的行列。
  兩年後的春節,安徽淮南的一個男人偶然在網上點開了方剛的倡議書。
  他叫俞長模,是一名心理咨詢師。現在,他是一名接聽公益熱線的“白絲帶”志願者。
  “在心理咨詢的工作中,我就遇到過一些家庭暴力的事件,很想為解決這個問題做點什麼。”
  從今年4月至今,俞長模已為十多位暴力受害者做了免費的咨詢。
  其中,有一個陰郁的電話來自寧波。
  這位受害女性35歲,有一個12歲大的孩子。她的丈夫性格內向,事業不順,對家庭不負責任,痴迷網絡。妻子經常被當作發泄對象,遭受丈夫的毒打,尤其是丈夫酗酒後,情況更甚。
  “丈夫經常當著孩子的面,拿著刀,說要殺了他媽媽。”事情已過去一年多,但說到這兒,這位長期接觸受害者的心理醫生依然表示震驚。
  他告訴這位驚恐的媽媽,“家暴不是你個人的原因”,為她提供了法律援助電話和婦女保護組織的電話,併為她設計了安全計劃。一個電話,打了50多分鐘。
  “這種事很典型,但對於大部分受害女性,能夠下定決心打進熱線,就需要很大的勇氣。”俞長模說。
  從一個普通人、心理咨詢師,到志願者,他對“家庭暴力”的理解也悄然變化。
  “之前我更多是站在‘岸上’,認為家庭暴力屬於‘清官難斷家務事’,或者說‘一個巴掌拍不響’,多多少少會認為,發生家庭暴力的男女雙方都有一些問題。”
  “但成為志願者之後,我的想法有了徹底的轉變。我發現,男權社會賦予了很多人‘男人就應該做主,女性就應該在家做家務看孩子’的刻板觀念。這正是男權社會的弊端,導致了有的男人容易用暴力說話。”
  “現在,我認為只要女性受到暴力,我們就應該制止,應該對家庭暴力零容忍。有暴力發生的地方,就不存在中立。”俞長模說。
  有白絲帶志願者網絡後,方剛的認識也變了:“當我們對性別暴力理解深刻之後,會發現我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過施暴的心理,只不過我們不知道。”
  在中國白絲帶志願者網絡中,像俞長模一樣在QQ群和網上報名的志願者有100多人,主要做日常工作的有20~30人。和他一樣負責接聽熱線的志願者有10多名。
  “這些志願者大多數是專業的心理咨詢師,少數是心理相關專業的研究生或學生。我們願意利用專業知識,做一些貢獻。”
  家暴不是“家醜”:建立性別暴力綜合干預機制
  方剛認為,我國現有的性別暴力干預機制存在缺陷。“中國和國際上做得好的國家相比,最大的缺陷在於沒有立法”。
  “家庭暴力不是‘家醜’,而是公共領域侵犯公民合法權益的事情,我覺得,除了社會倡導,立法也非常重要。”方剛說。
  聯合國暴力侵害婦女數據庫顯示,世界上已有120多個國家對反家庭暴力進行了立法,其中對反家暴進行專門立法或以“反家暴法”命名立法的國家有80多個。
  事實上,從2008年起,全國婦聯已連續4年向全國人大建言,制定一部綜合性反家暴法。
  2011年7月15日,反家庭暴力法立法工作取得突破性進展,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將反家庭暴力法納入預備立法項目。2012年初,全國婦聯所做的“反家庭暴力立法公眾態度調查”顯示,93.5%的被調查者支持推動立法。但時至今日,這部眾望所歸的反家暴法還遲遲沒有出台。
  “儘管從短期來看,加強法治建設,加強對家暴的處罰力度,是干預家暴的有效方式,但嚴格執法和呼籲立法只是一個方面。反家暴需要綜合干預,全社會都應樹立家暴有害的觀念,認識到家暴的危害性,家暴的發生率才能降低。”張榮麗說。
  方剛建議,公益組織的“白絲帶熱線”能夠和司法部門聯動,做到政府和社會對性別暴力“綜合干預”。
  “很多派出所接收到了性別暴力的報案之後,不知道怎麼去做專業的心理輔導工作。因此,我建議司法部門幫助施暴者撥打我們的熱線,通過我們的志願者提供專業的幫助。接線員會向派出所反饋咨詢的效果,並評估暴力等級,給出處置建議。”方剛說。
  針對“綜合干預”,張榮麗提出了兩條建議。
  首先,她呼籲各地地方政府在民生工作中加入反家暴的內容。“很多基層幹部往往更多關註百姓的物質生活狀況,我認為,應該從物質層面向精神層面轉移,瞭解農村是否還有‘打老婆’的現象存在。其次,建議建立受害婦女兒童的庇護場所。受害婦女和兒童在遭受暴力後,往往需要得到暫時的庇護場所。因此建議婦聯和當地民政部門合作,在社會救助站中專門開闢一兩間房,改造成婦女兒童的庇護中心。”張榮麗說。
  11月24日,“制止性別暴力,男性不再沉默”公共論壇及中國白絲帶志願者網絡第一屆年會在北京林業大學召開。全國婦聯、聯合國婦女署、開發署、教科文組織及國際男性參與聯盟等多家機構代表,與約200名來自社會各界的志願者出席論壇。論壇上,曾出演家暴者的演員馮遠征攜其夫人,成為中國白絲帶運動的形象代言人。
  論壇上,聯合國人口基金駐華代表何安瑞認為,中國的白絲帶志願者網絡是一個“由公民社會發起的、推動男人和男孩積极參与反對性別暴力的重要嘗試”。
  “沒有男性的合作與參與,真正的性別平等便無法實現。”何安瑞說。  (原標題:反家庭暴力,男人要衝在前面)
創作者介紹

lz49lzrr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